刘浪心中自然也是不爽委员会侍从官又如何就算

可刘浪却总觉得这位少将脸上仿佛弥漫着一种无奈。
 
    果然,独立团所属,除去刘浪这个大团长之外,皆军衔上调一级。
 
    二等兵变一等兵,一等兵变上士,上士则挂准尉衔。迟大奎和唐永明这两个中校一举成了和刘浪齐肩的上校,纪雁雪则成了仅比刘浪矮半个头的中校。
 
    不过,独立团的军官们却没有应该的喜悦,惊愕和愤怒占据了他们几乎所有的情绪。
 
    原因很简单,全团上下皆升职,但惟独刘浪这个主官的军衔一动未动,依旧还只是个上校。
 
    “怎么?诸位还有什么意见?”王世和合上晋升令看着眼前情绪有些激愤的众人冷冷的问道。
 
    “报告长官,我有意见。”纪雁雪难掩心中的愤怒,大踏步上前一步道。
 
    “讲”王世和眉头一挑,冷声道。
 
    “不公平,我等为部属皆晋升,为何独独。。。。。”纪雁雪还没来得及讲完。
 
    “纪中校,闭嘴,上官的决定岂是你能质疑?”刘浪上前一步把纪雁雪还未讲完的话堵了回去。
 
    “可是。。。。。。”纪雁雪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没有什么可是。”刘浪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扫一眼以迟大奎为首蠢蠢欲动的其他人,“现在,我命令,解散。”
 
    众人一阵迟疑。
 
    “怎么?都升官了,我刘浪的话就不好使了?”刘浪眼睛一瞪。
 
    所有人顿时做鸟兽散,迟大奎更是连拖带拽的把犯了倔脾气还想替刘浪鸣不平的纪雁雪给带走了。除了他这个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老大哥,换别人,还没人敢去拉已经明显有些暴脾气的纪中校。
 
    直到所有人都走远了,王世和这才冲身边的陪同人员和卫兵们摆摆手示意他们离远一点儿,冲刘浪淡淡的笑道:“本人军令已毕,自当离去,不知可否烦劳老弟相送一程。”
 
    “是,长官。”刘浪不卑不亢的标准给了个军礼。
 
    立如此大一功劳竟然给了个勋章就完事,不能升职自然代表着不能扩军,刘浪心中自然也是不爽。委员会侍从官又如何?就算是光头大佬来了,从没打算跟着国党久混的刘浪也不会给他想要看的脸色,能这样以军人之礼虚与委蛇,那都还是看在王世和其人在历史上的风评并不差的份上。
 
    但在
    “呵呵,刘团长不必自谦,如果说一炮端掉日军联队司令部还能说是侥幸的话,那接下来以二十八人十八杆步枪一挺大正十年机枪挡住日军近百人疯狂的进攻,并在白刃战中毙杀近三十名日军,那可就来不得半点儿所谓的侥幸了。世和那时就信了,所谓的生而知之,当时如此吧!”王世和哑然失笑,回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刘浪,“不知道刘团长信也不信,长城一战过后,在世和的心里,你刘团长实是我数万国军将校中最璀璨的那一颗将星。”
 
    “我能说,长官如此谬赞,是想害我吗?”刘浪眨巴眨巴眼,很突兀地来了一句。
 
    王世和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刘浪的意思。
 
    “长官这是想让北平城中众多长官集体来揍我吗?”刘浪只得无奈的和缺乏互联网思维的这位“老”长官解释道。
 
    “哈哈,都说刘团长是个少有的妙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王世和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