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余都是以军为单位除了中校以上大大小小的军

跟在何上将身后的大佬们除了黄杰和宋哲元刘浪是老熟人,其他人他都不是太熟悉,但走在北方第一人身后的却不是另外两名金黄为底领章上缀着三颗金色三角的上将,而是一名从未见过的少将。
 
    待众人落座,何上将空着双手走向主席台上正中放着的立式麦克风。
 
    还未开口,也不知道是那个马屁精带头,台下瞬间掌声如雷。
 
    这种情况刘浪自然也是驾轻就熟,甭说这个时代,未来比这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讲话的大佬根本就不用讲话,刚刚站起来,下面的掌声都能把大佬给吓得重新坐回去。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倒从来没有大佬被吓到,再严肃的脸往往都笑得如沐春风。
 
    何上将自然也不能例外。
 
    原本严肃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手虚虚下压,示意意思意思可以了。
 
    可是,台下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或是社会名流,那没一个是笨蛋,长官说可以了,往往都是还不够的意思。
 
    掌声足足响彻了一分钟,才逐渐间歇。
 
    挣足了面子的何上将这才满面笑容的开口:“诸位的热情,何某方才已经领略,不过,我更觉得诸位不是看我何某人的面子,而是熠熠的勋章吧!比如,我刚才就看到第二十九军那一块儿巴掌就拍得特别响。”
 
    台上台下笑声一片,一个风趣的大佬显然比满脸挂着严霜的长官更让人心理放松。
 
    待台下略静,何上将脸色一肃,道:“我也知道诸位方才有些疑惑,为何我和此次北御倭寇各军长官着大礼服。那现在,就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特务团少将团长、陆海空军总司令部侍卫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军警稽查处处长、国民政府主席侍卫室副官长王将军为我等宣读委员手信。”
 
    台下一片肃然。
 
    这么一长串头衔,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侍卫长头衔,除了光头大佬身边的心腹王世和还有谁?除了一众可能早已得到消息的将军级人物,台下的众军官也算是明白了为何区区一名少将就力压两名上将和一票中将军长仅位于何长官之后了。
 
    虽然官职不高,但委员长的侍从官走到哪里代表的从来都不是他自己,他代表的是目前中国的最高领袖。尤其是在这样的授勋大会上出现,其意义更是不说自明。
 
    也怪不得诸位大佬能以超越规格的大礼服出席,显然,这也是委员长特别给予北方军事委员会的一种殊荣,他身在南昌不能出席,就让他的侍卫长来代表,几乎也跟他亲自出席没什么两样了。
 
    这时,走于何上将身后已经在台中央落座的少将站起,大踏步地走向台中央,冲何上将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待何上将同样标准的还礼毕,肃然站到了麦克风前,拿着手中的纸张道:“委员长手信。。。。。。”
 
    下面全体军官显然很熟悉这个调调,在听到委员长三个字之后,全部肃然站起。
 
    也就刘浪这个还不是太熟悉国军从来都是站着听委员长令的家伙以及他那帮数月前大部分都还是大头兵的属下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在大家伙儿都快站好了,才火烧屁股一般弹身而起。
 
    王世和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明显反应过慢的台下正中央,感应到王世和目光的刘浪忙送上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一个天天呆光头大佬身边的人,还想继续在国军中混几年的刘浪必须得给这位面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从来只闻刘浪其名却从未见过刘浪的王世和就确定,这位,就是刘浪。
 
    那一瞬间,王世和都有种一脚踹他脸上的冲动,怪不得委员长都被这货弄得喷水好几次,貌似,是有些贱贱的。
 
    不是说好的受重伤未愈嘛!可你这看着比我都健康的多好吗?
 
 第508章 授家都很清楚。
 
    清了清嗓子,王世和继续沉声道:“奉委员长令。。。。。。”
 
    全场肃然。
 
    真正的戏肉来了。
 
    “授中央军第二师师长黄杰三等宝鼎勋章,授中央军第二师。。。。。。。”
 
    王世和每念一个名字,从中将到中校,都规规矩矩立于台上,然后在激扬的音乐中等着被以何上将为首的大佬们亲自挂上所授勋章。
 
    除了三个中央军的师是以师为单位,其余都是以军为单位,除了中校以上大大小小的军官都各自领了自己的勋章,在此战中英勇奋战的士兵也分别以功授勋。
 
    随着勋章不停地被颁发,众人也从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显然,越是最早被念到的部队,所获勋章等级和勋章数量越少,也就是战功越少。
 
    这个时期的国民政府已经制定了“海陆空军勋赏条例”,自不分等级的青天白日勋章为一;二为宝鼎勋章、云麾勋章,一等大绶,四、五等领绶,六七等襟绶附勋表,八、九等襟绶;三为忠勇勋章、忠勤勋章,均用襟绶。
 
    青天白日勋章这样的一等勋章在此之前仅授予过十六人,包括一年前在淞沪抗战中和日军打成平手的张治中等人,一炮搞定日军第七联队司令部炸死一名少将和一名大佐的刘浪当时也混了一枚最高等级的青天白日勋章,所以对这种不能换吃又不能换喝的勋章倒不是太在意。
 
    但刘浪不在意,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在意。
 
    像最先被授勋的中央军三个师的中将师长们虽然胸前挂着勋章,但脸色却都是黑黑的。
 
    光头大佬对于此次中央军三个师在守古北口的战斗显然极为不满意,所以从第二师这个嫡系开始,三个中将级别的师长还只是黄杰一人获得三等宝鼎勋章,另外两个师长获得的都是四等,那是将官级别能获得的宝鼎勋章最低等。带头大哥都这样惨,那他们的麾下自然更不用提了,能获宝鼎勋章的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是忠勇勋章和忠勤勋章。
 
    相对而言,士兵们所获的八等九等宝鼎勋章反而比他们的各级长官所获的各级最低级别的勋章含金量还要高上那么一些。
 
    对于这样的结果,台下大部隶属于东北军的军官们嘴上没什么表示,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愉悦。古北口之战,装备精良的中央军三个师竟然是第一个撤退的,没治他们的罪已经是让人不爽了,若是再给他们脑袋上按功劳,那岂能以不爽来描述?
 
    不过,光头大佬竟然罕见的没护犊子,几枚三四等宝鼎勋章挂在几个黑脸中将胸前的模样让人稍稍出了口恶气。
 
    像倒数第二宣布的第二十九军,不仅军长宋哲元得了青天白日勋章,他麾下身负两处枪伤依旧奋勇作战的第三十七师109旅少将旅长赵登禹也靠着一战歼灭日寇一千五百人的战绩得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其余少将级将官就算是宝鼎勋章或者云麾勋章,也多是一等和二等,完全秒杀了中央军三个师。
 
    光头大佬在玩手腕方面实在是太厉害了,刘浪看着台上台下的热闹,不仅对这位国党领袖的手腕再次深有体会。
 
    他玩的这一手不算有多高明,打压自己的嫡系抬高东北诸军,看着是很公平,其实仅就战场上的实际表现而言,力图保存实力的中央军三个师别说获勋章了,一个畏敌不前就足以让三个中将卷铺盖滚蛋了。可光头大佬依旧用这样一手平息了北方军队的怒气,顺便也让大家伙儿别老是盯着他领导下的国党用近乎屈辱的姿态签订的那个“塘沽协定”。
 
    我都给你这么牛逼的勋章了,大家伙儿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就别搁哪儿捣乱了,光头大佬在授勋上稍微玩了手花活儿,刘浪就估计得了勋章的大佬们就不好意思天天嚷嚷着打回长城以北去了。
 
    委员长现在可没跟强大的日本人破釜沉舟较量一番的心思,他的那两位老对手这会儿正率领着士兵在江西和他顽抗呢!让光头大佬恼火的是,他数十万大军现在竟然还拿人家没办法。
 
    除了坐在台下最中央位置的三个团军官,其余所有部队全都授勋完毕,甚至北平社会各界人士也有好几个人获得了干城勋章,那是一种专门可以发放给非军人的勋章,若是尽力於军事著有劳绩,或捐助军用器具物品,及其发明或改良有益於军用者,皆可获得此勋章。